人民導讀:

  李德哲李人毅劉永貴黃維耿安順李志向何家英劉文選王超王乘曾迎春關山月林之源楊之光

人民美術網 > 史論 > 大都會博物館的歷史與未來(圖)

大都會博物館的歷史與未來(圖)

2019-05-17 14:06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作為從事考古與文博專業多年的人,無論在當年考大學填報“考古學與博物館學專業”時還是畢業多年后,對這個在設立在考古學下的二級學科總是“霧里看花”。直到從學生時代對西方博物館的參觀和了解,以及此后對各類型博物館的見學中,我才逐步思考中國文博事業發展和踐行中的得與失。

目前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大眾對精神層面的熱切渴求,體現在參觀博物館的人數年增幅在1億以上。中央及各級政府對考古文博事業提供了大力支持。2017年底,全國各級政府備案的博物館達到5000多家。高考及研究生招生考試中也出現了“考古熱”、“文博熱”,社會上各種性質、類型的博物館(包括歷史、考古、美術)以每年新增180家的速度紛紛籌建,各大文博專業的高校也建立了自己的專業策展人團隊。

種種現象表明,中國的文博事業似乎正在蓬勃發展。然而,匆忙搭建的私立博物館,藏家和文物愛好者穿插其中,博物館學科的定位與行業運營也開始出現混亂跡象。立館之后如何辦館、運營、布展等實際問題,不僅涉及博物館事業自身的發展,還關系到考古學大眾化、文化遺產保護和利用以及考古成果如何轉化等重要的跨界課題,牽涉文創產品的發展、文物市場的規范、大眾價值取向如何與地方民生和政府各部門協調等問題。這些挑戰如何應對,值得思考。

大都會博物館的建筑外觀

通過分析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以及國內外的知名博物館,筆者認為以下方面值得借鑒:

(一)團隊設置與人才培養

“大都會”的歷任主官,從首屆館長、軍事家出身的塞斯諾拉,到鼎鼎大名的埃及學家赫伯特·文洛克,再到執掌博物館長達31年的菲力普·德·蒙特貝羅(Philippe de Montebello,曾在紐約大學的藝術學院取得博士學位),大部分館長是具有考古學、博物館學及藝術史專業背景的學者,所以定位上逐漸形成了以學術、教育與公共服務為主的共識,不是單純的藝術品累積與展示。

機構中除下設主管行政、教育、展覽的副館長和總經理以外,博物館內設機構還有傳播市場及政府關系部、設施管理部、藝術品保護部、武器與盔甲館部、服裝研究館部、繪畫及裝飾藝術館部以及各地區藝術部等共19個不同部門。除了集科研、決策與策展的核心團隊以外,還設置有專職經營、維護、借展、撤展、換展等業務的服務團隊,以及用于博物館數字化建設、網站維護的信息團隊。其中法律顧問團隊提供法律咨詢與擬定合同,處理捐贈基金會與私人捐贈,即甲、乙雙方利益和意愿的協調方,并保證簽署過程和后續操作的合法性。

此外,以梅隆基金為代表,“大都會”與諸多基金會合作設立人才培養基金。從本世紀初,他們已與中國國家文物局合作,資助國內博物館學科內的中青年骨干赴美訪學。20年間,每年都遴選出候選國家和美國其他地區的青年人才參與由“大都會”主辦的交流獎學金項目。

在藝術方面,它更是美國少有的對藝術天才少年的資助方。這并不是財大氣粗的“撒錢”那么簡單,獎學金機制已成為“大都會”頗受美譽的人才培養機制,不但低調地向世界各國宣傳其立館宗旨、經營理念和藝術品位,更著實培養了一批青少年藝術家、博物館學家、文物鑒賞家,這種良好的人才儲備成為未來發揮關鍵性作用的“軟實力”。

2018年11月,在杭州召開了首屆”全國高校考古、文博專業學科建設工作會議”,筆者通過參會得知,截至2018年,全國共有50多所院校開設了文博專業,每年培養了大量的博物館人才。各類博物館建立以后,團隊建設和人才梯隊的培養是開展各項業務、研究保護、組織管理博物館事業的基礎工作,無論大小,任何一家博物館良性的可持續性發展,都必須優先考慮具備團隊意識的中堅力量。

(二)運營成本平衡

在美國,除了極少數幾家博物館,如性博物館等,明確是以盈利為目的,其他98%以上的博物館,均為在保證正常運營的前提下,不以盈利為目的。即便打著公立博物館的旗號,最早也是以基金會和私人收集文物的形式開設,因為在美國,私立博物館的建立遠早于后續由聯邦、州、市、鎮等接管和建立的公立博物館。

其實不少私立博物館,建設中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比如建設地塊的使用權、場館建設中的政府財政補貼及各種政策優惠。多數博物館在建館之初,就難以做到公私分明,經營方面更存在公為私用的現象。比如門票固定收費,公立博物館加收臨展與特展的費用。

近10年來,由于經濟狀況變化,各個博物館都出現了預算資金縮減的情況。由于藝術品價格、保險費與人工費的持續增加,常年虧損的狀況不是特例,不少博物館甚至出現了連辦臨展的費用都拿不出的局面。

如何保證運轉良好,搞活展覽和文物,是全球博物館都面對的問題。除借鑒不同的建館機制,更應學習博物館運營方面的經驗,積極進行成本核算,同時吸取歐美國家辦館的教訓,少走彎路。例如,公立博物館是否都要門票免費。

中國大多數博物館,全年免費不說,特展、臨展也幾乎不收錢。一方面,特展、臨展需要本館、本省甚至國家財政給予補貼;另一方面,資金不足會導致展陳質量下降,形成不良循環。

大都會博物館的門票收費改革表明,取消門票捐贈制度,并未影響游人的數量和熱情,大部分觀展者表示愿意拿出13-25美元,參與體驗。盡管文物是大眾的,原則上應該免費展予受眾,但博物館運營需要成本,進行維護、建設和運營,以及人員保障、人才培養、文物保護等。

(三)人文精神的堅守

對于博物館來說,它不是“躲進小樓成一統”的小眾資源,理應更多服務、教育大眾,并從中獲得全社會的關注與支持,進而成為藝術界、文化界、學術界和收藏界的熱點和焦點,帶動全社會對藝術、文化、歷史、民族的關注,推動相關人文社會科學的發展。博物館理應是學術界、政府與大眾接觸的前沿陣地,應該“接地氣”。這一點上,不少國外博物館經驗更為豐富。

以紐約為例,盡管曼哈頓是世界金融和商業中心,土地資源稀缺,地價高昂,但是著名的“博物館英里”沿線集中了包括“大都會”在內的十幾家博物館。紐約市因此被評選為世界最佳文化之都。文化建設更能撫平人心,人們議論起來會說:“沒有什么比充滿活力的文化生活更能表現紐約從9·11中的復蘇。”

而良好的城市文化生活中,博物館“扎堆兒”,意味著集教育、學術、歷史、收藏、休閑、娛樂于一體的新文化中心。

在華盛頓,以國會大廈、白宮、方尖碑、林肯紀念堂、杰斐遜紀念堂為節點,“國家廣場”周圍聚集20余家展館;洛杉磯好萊塢地區,有近10家不同主題的娛樂文化博物館;休斯敦也形成了11家博物館組成的 “博物館區”。在當代美國,博物館加速成為新的城市廣場。在館內、館前,常常舉辦各類音樂會、頒獎典禮、學術研討會等活動,甚至各種政治宣傳、籌款活動和紀念儀式也常常借博物館的場地舉行。

美國是個新型移民國家。而現代都市只有博物館能體現出文化紐帶的作用,把文化、觀念、種族差異巨大的人群聚中到一起,發揮了培養共同價值觀念的作用。

中國的博物館發展不過百余年。參照成功經驗可知,博物館絕非高高在上的“象牙塔”,而是大眾接受反饋、共同參與踐行的最佳公益平臺。應該在辦展頻率、宣傳方面加大力度,靈活處理開館時間,充分利用場館優勢,組織開展大眾參與慶祝、表演等活動,及時與主流媒體溝通,舉辦專為媒體人做推介的預展等。此外,需要考古、文博相關專業的機構和專家建言獻策,對博物館進行廣泛、全面的人文藝術“包裝”,使其走向社會、走近百姓,發揮文化殿堂和紐帶的作用。

(四)豐富館藏文物

中國的博物館在弘揚自身的歷史文化方面取得了成功,但對世界其他文明發祥地、其他歐亞國家和世界其他角落的重視程度卻顯得薄弱。一方面固然因為人才缺失,另一方面是因為對國際市場上拍賣和出售的文物,對其來源、背景和文化不夠了解。最重要的是,國人由于對傳統文化優勢的盲目自信或盲目自卑,缺乏收藏域外藏品的能力和觀念。

應該購買哪些藏品,更應結合博物館自身制定的預展計劃和未來發展方向。除了在海外購買和回收本國文物以外,更應該積極關注世界其他地區的民族與文化,接納世界史、外國考古學、藝術史、裝飾藝術等多方面的人才。

最近幾年,加拿大、法國、德國等眾多國外知名博物館與中國的各級博物館聯合舉辦展覽,如在南京、鄭州、沈陽、廣州等各地舉辦的木乃伊及埃及文化展,就吸引了觀眾和媒體注意力,一時成為文化熱點。

大都會博物館里的埃及文物

若繼續與以更多海外知名展館合作為前提,則更應該考慮購買部分有代表性的其他民族與文化的文物,來豐富中國的館藏種類和數量,培育出國際化、包容化、多元化的展館,及具有全球視野的下一代博物館人。

為了公眾,為了研究,為了有趣

無論你來自地球的哪個角落,在“大都會”能獲得一種久違的歸屬感,陌生又熟悉。我心目中的“大都會”,既不是自由與民主的宣講者,也不是金錢交易背后的“補償”之作。它讓人們看到,美國獨立后,人們拿著珍貴的“第一桶金”,去尋求精神與價值的“伊甸園”;在工業化、全球化的150年間,“大都會”參與并見證了紐約、美國乃至全世界的成長與快速發展。以“大都會”為代表的世界頂級博物館,在市場與藝術、私人與公益、文化與大眾之間并存與融合的探索,給我們提供了寶貴經驗。

當我們通過參觀、體驗去探知博物館背后的故事,會發現其不容小覷的“軟實力”、靈活的建館和多種經營模式、常換常新的館藏文物等等。這些現象背后是博物館成為教育、培養與交流的平臺,成為不斷引領世界“潮流”的“殿堂”和聯通不同文化群體的紐帶。如同“大都會”另幾項著名展館“現代與當代藝術”、“可視化存儲廳”,“服飾藝術展館”等,它們對世界一體化的進程、后現代藝術形式的普及、寓教于樂等方面所作出的貢獻,是顯著的。與其他歷史考古類博物館類比,大都會更是面向未來、面向世界的,它不斷提醒我們,作為博物館所擁有的更多可能性。

大都會博物館里的羅丹雕塑長廊

多年的修建讓博物館的主體建筑不斷“擴張”。最近一次大面積裝修花了20年時間。如此費時費力,是為了達到三個看似簡單的目的:接近公眾,方便研究,讓博物館變得更有趣。這也道出了“大都會”的社會功能與發展模式。

博物館學(或博物館研究)是英美大學中的主要專業。學科培養教育方面擁有盛名的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所主辦的《博物館與社會》雜志頗受好評,正如其辦刊宗旨中提到的,“我們是為找到學術討論與博物館事業新的結合點,在世界視野下融合理論與經驗兩者的優勢,而這一切要以博物館為中心”。

這里所談及的“新博物館學”,已超越對立館辦展的理解,以重新構建博物館的目標和運營為基礎,旨在廣泛接觸與探討博物館與社會的關系、博物館觀眾與溝通、展品與展覽之間的關聯,以及如何與地方民生與區域文化進一步融合等相關議題。

從這些知名博物館學系的課程設置上,其學科背景中不僅囊括了史學、考古學、民族學、人類學、藝術等傳統人文社會科學,更與心理學、傳媒學、管理學、教育學密切結合,并在普修各種跨界領域課程的基礎上,將學科引入研究生、博士生課程。海外高校的博物館學專業學科建設,具有一定的創新性與實驗性,最終對學術前沿與博物館的實踐工作起到積極的影響作用,形成良性循環。對中國博物館學科的重塑和行業內相關問題的解決,高校人才培養既是必經之路,也是重要的破解之法。


責任編輯:桀栗
免責聲明:人民美術網(www.iriwih.icu)除非特別注明,本站所轉載的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微信公眾號等公開渠道,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的所有稿件的版權歸原作者或機構所有,如事關不當,請聯系刪除。

最新推薦

最新推薦

人民收藏

鑒藏

走势图带连线